蒼蠅王

第一次聽到蒼蠅王這本書是大學三年級的時候,自然組的我對於文學作品的涉獵非常缺乏,當年會閱讀這些文學作品多半是基於社團朋友的推薦,既然這些書籍會成為同學聊天時的話題,沒有讀過這些書感覺就比同學遜色許多。年輕時讀書,多半是囫圇吞棗,很難體會作者藉著文字想要表達的隱喻。當年閱讀蒼蠅王這本書時,充滿許多的不解,最大的疑惑就是讀完整本書,怎麼一隻蒼蠅都沒讀到啊?

 

許多人都說高汀寫蒼蠅王這本書,主要是描寫人性最自然黑暗的一面。這話或許有理,但總是說不出為何高汀會如此想像力豐富,這麼多角色的個性還有彼此之間的互動,若沒有一個可以參考的寫照,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實在太厲害了。說隨著年歲的增長,人生閱歷也比年少時多了些經驗,有一天突然我有一個念頭。或許高汀寫這本蒼蠅王,是用一種諷刺的手法,來紀錄他身邊遇到卻又無法明說的事。當我有這個念頭之後,頓時,書中的角色與事件都鮮活起來了。

 

沒錯!高汀是在罵人,只是罵的很含蓄。高汀寫這本書時,任教於英國的一間中學。雖然不知道他在學校是否遇到一些不盡人意的事,但是在校園內有對立爭執的情況是常有的。對於是非的爭執,也不同於校園之外。因此,在高汀的比喻裡,校園是一個封閉的環境,如同海中的荒島一樣。佇立在山上的怪獸,是一個不存在的恐懼。真正會驅使災難的,不是怪獸,而是心中的懼怕。在一個資源有限的環境中,會打獵的傑克,代表著能給人肉吃的權利,一旦握有這個權利,就能影響制度,進而主導整個島上小孩的生活方式。小豬的眼鏡,代表著智慧,當小豬的眼鏡被摔破時,代表著礙於形勢,智慧必須被扭曲甚至隱藏。最後一幕,當山上沒有野獸的真相被發現時,發現真相的人卻被當作野獸被殺掉。

 

到底高汀在學校遇到什麼事呢?我沒有足夠的智慧去了解,或許他真是天才,能洞悉人性完全用編造的寫下這本蒼蠅王。也或許高汀是痛苦的,在無法伸冤之處,只能將憤恨化為文字,將生活中所遭遇的混亂,用噁心、莽撞、沒有大腦、嗜血、密密麻麻又黑鴉鴉忙竄不停的蒼蠅來做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