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啊,為何把這災臨到這地

三月十一日的下午,我們全家正在攝影棚拍攝全家福的照片,對我們來說,因為小愛出生的關係,這次拍照充滿了許多家庭的樂趣,正在換裝的時候電視螢幕上突然出現日本發生地震並且有海嘯侵襲的消息,突然間整個攝影棚的氣氛變得很突兀。同時來拍攝的家庭約有四戶,因為都有帶年紀很小的嬰幼兒,一下面對小孩要裝出很歡樂的氣氛,回到電視機面前,大夥兒又對螢幕另外一端的日本民眾感到疼惜。

1995 年日本也發生大地震,當時台灣充斥著末日的氣氛,兩岸關係也非常緊張,所以1995閏八月的流言不斷地在民間與媒體上流傳。當時台灣的教會也處在一個末日臨到的氣息當中,許多信徒相信聖經中記載的世界末日以及基督降臨的日子就要來臨了。記得當時有許多台灣的民眾,特別是基督宗教的團體有人開始舉家移民,最有名的移民地區就是貝里斯。後來因為日本地震的關係,1995閏八月以及台灣末日的言論找到了解套的理由,就是上帝原本要把這個災禍降到台灣,因為日本是一個比台灣更加淫亂的民族,所以上帝把這個災禍從台灣移到日本,台灣才免去被毀滅的災害。發表這樣言論的團體還舉證,日本關西地區是日本最有名的風化區,所以上帝的災難才會臨到這個區域。這樣的言論聽起來令人反胃。我們相信上帝會維持公義,因此災難會臨到惡者身上。也相信上帝是慈愛的上帝,所以上帝會有憐憫疼惜的一面。但是當這種毀滅性的災害臨到時,人們該怎麼從信仰的方面解釋一個還不會說話的孩子,也共同承擔這樣的遭難呢?

基督教團體依據聖經的記載可以把災難約略分為兩部份,一個是上帝對人們的懲罰,當人們違背上帝的屬性,做出悖逆邪惡之事時,上帝用災害來懲罰罪惡的人們。另外一個就是上帝對人的試煉,為要讓人們在靈性上得以成長,例如約伯記記載約伯突然遭遇許多患難的事件,兒子女兒相繼過世,財產歸於無有,妻子離他而去,全身長滿膿瘡。這一切災難不是因為約伯的不義,只是上帝允許惡魔在約伯身上的試探。在約伯記的後段,記載到約伯終於見到上帝,並且他又生了比原先更多的兒女,兒子比先前的俊美,女兒也比先前的美麗,約伯的財產也比受到試探之前還多。縱使約伯記有著好萊塢式的快樂結局,但是已故的兒女還是失去了,他們的存在不是新的兒女可以替代。 

到底該怎麼用信仰的角度來解釋毀滅性的災禍,又該怎麼去安慰這些遭遇患難的人群呢?

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厭倦了基督教會常常過度簡化了人性許多的需求,用非常教條式的方式來處理以及解釋生活中的事件。簡單說,非基督宗教的人如果遇到患難,就是因為他們拜偶像,所以遇到上帝的懲罰。例如日本是一個基督宗教不發達的地區所以接連受到上帝的天譴。然後信仰基督宗教的人如果遇到了患難,就是上帝在試煉他們,苦難變成靈性上的一個考試機會。所以呢?當災難發生在非基督宗教的人身上時,就會有一群很噁心的基督徒跑到災區去,要災民信耶穌,然後才能得到上帝的平安。這種噁心的動作無非是在傷者身上撒鹽,不但讓受災者受到二次的心靈創傷,也污辱了上帝的名。 

我沒唸過神學院,所以接下來寫的不能代表正統教會的信仰解釋,只能當作個人在這個信仰裡的體悟。

上帝允許或放任自然或人為的毀滅性災害,而不施行神蹟拯救,有時不是因為人的罪惡,也不是因為要試探誰,而是要人知道生命會有一個終結,人們應當思考在有限的生命裡,如何去維繫人與人彼此間的關係,以及人與上帝之間的關係。當生命成為有限時,人才有機會謙卑下來,回到起初上帝創造人的樣式,就是那有著上帝形象的樣式,對於生命中什麼是重要,什麼是次要的順序,才會有正確的安排。

以上是我深刻的體認,當人們忘記自己的生命是短暫有限時,我們經常忽略自己的身體,以為為了財富,我們可以無窮盡的消耗自己,來換取金錢。所以,聖經上提醒人們,若賺得全世界,卻失去自己的生命,又有什麼益處呢?當人們忘記自己以及家人的生命是有限時,我們常常以為親人存在身邊是一種累綴或是羈絆,而忘了在這有限時間裡去溫暖的彼此對待。當人們忘記自己有著上帝的形象時,便經常做出傷害自己或別人人格與尊嚴的事,在這個世代,人們被物化的情況特別嚴重。

我相信,除了懲罰與試煉這兩個答案之外,上帝讓人們遇到苦難有著第三個理由。透過第三個理由來解釋,才能保留上帝仍是慈愛的屬性。不然,如何去解釋一個嬰孩也受到災害呢?他做錯什麼事需要接受這樣的懲罰呢?他有多大的身量需要面對上帝的試煉呢?當這種毀滅性災禍出現時,真的不是懲罰或試煉可以解釋的。也因此,聖經上教導我們怎麼去安慰這些遇到遭難的人們,就是與哀哭者同哀哭。只有真正的憐憫,才能給予真正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