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打房的怪異思維

房價在金融風暴開始出現一波很短期的下修動作之後,沒多久大台北地區的房價就一路緩慢攀爬。由於房價高漲,台北市的房價幾乎是SARS 期間房價的兩倍,大台北地區居民的痛苦指數不斷攀升。因此,偉大的政府開始了一系列打房政策。先是豪宅提高課稅,然後是風聲大雨點小的雨遮是否要列入權狀,再來是限制大台北地區的房屋貸款,避免投資者炒作。經過這一系列的打房政策,七月份的房屋交易量終於下降了,因此,政府當局宣稱打房成功了。關於這一系列的打房政策,以及政府評估打房效果的指標,我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在背後有一些被忽略的思維。

容我再重新提一些問題,第一、打房的理由是什麼?第二、打房的目標是什麼?第三、打房的正確手段是什麼?

首先,為甚麼要打房?為甚麼不打股?無論是房屋或是股票,對人民來說這都是資產的一部分。今天政府介入要利用政策壓低百姓的資產,這樣的政府要不有種想要去維護一些政府相信的價值,要不就是頭殼壞去。某些股價太高了,政府能不能利用政策打壓這些高價股?當然不能。也不會有人真的傻到要去這麼做。那為什麼要打房呢?因為老百姓沒有投資股票不會死,但是老百姓沒有房子住會有問題。因此,打房的正當性在於有一群老百姓,他們沒有房子住,即使他們努力工作,還是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住。這一群老百姓只能租房子,如果房租也不斷攀升,那麼這些百姓就會成為被剝削的一群。

再來,打房的目的呢?如果,每一個家戶單位,都有屬於自己的房子可供居住了,那麼政府就沒有打房的正當性了。在這樣的條件下,打房等於是直接打壓老百姓的資產,那麼打房的政府百分之百有人頭殼壞去。打房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讓作為無殼蝸牛的老百姓能有自己的房子住。一切的打房政策,要以達到此目的為手段。若政策無法讓作為無殼蝸牛的老百姓可以買到自己的房子,那麼這些政策只是增加國家動盪的災難罷了。

我們先檢討一下,經過最近政府一連貫的政策,請問,有多少無殼蝸牛族買到房子了?官方有這方面的數據?假設要讓這些無殼蝸牛族買到房子,以現在22K的薪水,我們的打房政策還要繼續多久?我想,到時不是政黨輪替而已,可能都亡國了。各位讀者,懂我意思?官方公佈的成功數據,與我們的打房目標沒什麼相關阿?建案變少了,這些無殼蝸牛族怎麼可能去買新建案的房子呢?他們會買能買的,是二手的老房子。房屋交易量下降了,這個數據沒有意義。無殼蝸牛族要看的,是低價的房子在哪裡?有多少無殼蝸牛族終於有房子住了。限制房貸的政策,有幫助到無殼蝸牛族?本來好不容易存到15%的頭期款終於可以貸款了,一道命令下來,頭款拉高到30%。父母官,百姓爺,請問一下各位大人,你們知道房價要下修百分之多少,才能讓這些無殼蝸牛族在不用增加存款的情況下繼續買房子?這是一題簡單的國中數學,很適合明年學測使用。各位父母官百姓爺,答案是房價要下修到現在的五折,就是50%。當官的如果敢說,我們要打房了,目標是把房價打成五折,讓大台北地區居民的資產縮水50%,我保證馬上大暴動。不是嗎?

這一連串的打房政策到底幫助買不起房子的老百姓什麼了呢?

其實當台北市的痛苦指數不斷上升時,有一件好事也同時發生了,那就是移居桃園地區以及台北縣的民眾創新高。這代表什麼?代表人口不再只是往台北市集中,終於從台北市往外流了。這不是平均區域發展的目標?為甚麼百姓願意移往桃園,而不是嘉義、花蓮還有澎湖。答案很簡單,就是工作機會。說穿了住到桃園,還可以到台北工作。

該怎麼打房呢?其實,我們要思考的真正問題應該是該怎麼讓沒房子住的苦難百姓有房子住呢?答案還有什麼?不就是政府提供優惠房貸,讓這些百姓可以買得起國民住宅,並且在他們居住地附近,提供他們適當的工作機會。優惠房貸的政策,根本應該要限縮在只適用國民住宅。政府的土地,不應該賣給財團,使財團牟利。最重要的,能否不再用台北獨大的思維,讓其他縣市可以有更多的工作機會。如果老百姓在自己的家鄉,能有好的工作環境。何必離鄉背井,擠在擁擠的大台北呢?台北市的房子再漲三倍,也無關在其他縣市居住的百姓。無怪乎,政府很努力,但是民怨依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