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感的街頭運動

2014年3月8日台北的反核大遊行在細雨綿綿的天氣下展開,因為氣候的緣故原本很擔心遊行的人數會因此大幅下降,在集合場預備時看到慢慢聚集的人群真是叫人感動。核四議題縱使在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討論下,我們對於理解核四的現狀可以取得的資訊還是非常的不足,只能在偶而冒煙的廠房外,以及偶而趕來的消防車中去猜測,這一個怪獸到底有多恐怖。令人遺憾的是安全在現今的討論氛圍中還是一項可以輕易被忽略的選項,而身為家長的我們只能選擇在這低溫又細雨的天氣下,帶著孩子走上街頭。

 10006937 678879655487197 1411835604 n

3月8日當天我們加入的是林森北路出發的隊伍,女兒小愛四歲,兒子小光一歲半,這是他們第二次因為核四議題走上街頭。還記得在大學時代第一次因為核電議題走上街頭時,當時家人對於街頭運動的反對。在經過日本福島核電場事件之後,對於同樣在地震帶的台灣,我們很難再用龜縮的態度來迴避核安的問題。因此,台灣參與反核運動的群眾就增加了嗎?

寫這篇文章的重點不是在於反核,而是分享一個公民參與街頭運動的心路歷程,希望能只透過電視螢幕取得資訊與判斷的人們作為參考。

走上街頭,就是暴民?走上街頭真有用處?

這個問題相信還是困擾著某些人,因為在新聞鏡頭前呈現的,時常都是混亂的,暴力的。縱使現場的群眾是何等的平和,主播還是會用很緊張的口吻與語調來報導街頭運動的"恐怖"。在不斷地被抹黑與忽略的情況下,街頭運動最後存在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印象還很深刻,八掌溪事件應該是最後一次群眾街頭運動可以撼動政壇人士的事件。在紅杉軍百萬人倒扁運動之後,動員上街頭的人數與民意的回饋好像就脫勾了。不管上街頭的人數有多少,都不再代表民意,能夠代表民意的就只剩下無法施行的公投了。就連這次3/18 的立法院攻佔事件,縱使國會癱瘓了這麼久,上街的人數無論是十萬、二十萬,或五十萬。這些人,都不會被認定為"多數的"民意,執政團隊還是可以依然故我的繼續按己意而為。

這次的反核遊行在臉書上收到許多消極的訊息,許多人支持反核,支持核四不運轉,但對於上街頭表達意見,卻充滿著失望。總是落在一個無論人多人少,結果都一樣的結論。曾經鄭南榕也是在相同的氣氛下用自焚喚起人民對言論自由的希望,如今林義雄用絕食來表達對停止核電的卑微訴求。不論是反服貿或是反核四,在這些接二連三的運動中,我們在政治人物和媒體的回應中似乎看到許多寶貴的價值一一地在失去。

我們還能失去的真的不多了。過度地沉默與服從讓這個世代越來越扭曲,讓奸巧的人可以奪取更多的資源。如果有一天,我們失去到連可以站立的地方都沒有時,再來反撲也一點意義都沒有了。我們是暴民?我們不是,我們只是一群希望能給孩子幸福未來的家長,我們的希望很單純,就是讓孩子可以在健全的環境下成長罷了。我們上街頭所謂何事?只希望同樣灰心喪志的夥伴知道,還有人想的和你一樣。

1796474 678879725487190 205971213 n